2019-10-17
倒计时:

新闻中心

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哈佛读博12年,没有一篇文章

2019-05-09来源:#青塔    关注: 351

近日,科学网上一篇题为《又见“裸跑”博士生:读了12年一篇文章没有》的文章广泛传播。文章中指出在美国一所著名大学就读的博士生,其第一任导师意外去世,随后接手的第二任导师又因利益关系被学术潜规则,虽然后期更换了导师,但在这整个过程中,这位博士生的论文课题实际无人指导,全靠自己摸索,成为名副其实的“裸跑”博士生。发生“裸跑”博士生事件,是学生的不幸,也是学校的不幸。

实际上,不仅仅是美国,在国内,研究生“放养”现象并不少见,而且随着近年来研究生的大幅度扩招有增加的趋势,这种现象值得我们反思。

▎哈佛读博12年,没有一篇文章

下面是一件真人真事,发生在美国一所著名的大学。对校名和人名做了去隐私处理。

刘老师,您好!

这些年在Harvard经历了许多事情,跌宕起伏,都可以写小说了。

好在上个月刚答辩完,虽有遗憾,我2016年申请到课题只做了一半,文章还没被接收,可是终于毕业啦。

我本来是读Einstein的博士,Einstein老先生亲手教了我全部微电子工艺实验方法,引导我进入介观物理和自旋电子学领域。2012年夏天,老先生摔了一跤,在医院休养了半年后便医院学校两边跑了。Einstein和病魔斗争了三年多,期间我维护实验室设备,自己构思了课题(自旋AB效应:Aharonov-Anandan非绝热几何相位),突破了Einstein一直想解决的E-beam lithography多层套刻纳米级精确对准,老先生非常高兴,可是在我刚做出初步结果的时候,老先生又摔了一跤,2016年初便撒手西去了。

Einstein是院士,建了大实验室,去世后还剩下很多经费。Einstein走后各种滥俗事情就慢慢浮出水面了,我也被牵扯了进去。先是一位Hilbert教授(Harvard纳米中心创建人之一)群发邮件说他打听到了我做的课题,他说是他给Einstein的,结果他打听到了名称却猜错了内容,闹了笑话。接手Einstein实验室的Cartan教授16年秋接替Einstein成为我导师。2016年秋我用初步结果写了个proposal,申请了Los Alamos做实验(以Cartan名义,因为PhD学生不能申请,我名义上是合作者),课题评估等级B,2017年先去Boston U做超低温测量。和BU的Newton一起意外测到了超导态下的自旋流,很可能是自旋三重态库伯对的证据,进展非常顺利。可是后来却和BU的另一个合作者Hooke起了矛盾,我貌似是遇到了学术潜规则。同时我发现Cartan的立场很微妙,让我有被合伙坑的感受。回Harvard后Cartan不再申请加做实验,并威胁我毕业,说课题是他的我交出样品制备的全部详细过程。我坚决不从,矛盾公开了。中美打贸易战之前,我已经抵抗了一年了。

物理系的研究生指导Crick,还有其他教授Watson等,及Einstein夫人一直在帮我。可是Cartan各种套路手段让手下人干扰我实验,其他人也拿他没办法。我想办法周旋了一年,实验做不下去了,18年夏天研究生指导帮我换了导师Maxwell。然后Maxwell指导我写文章,写毕业论文。文章18年12月投PRL,两周后被编辑拒。几天后PRB编辑主动发信邀请我转投PRB rapid communication快速送审。因为和之前的quasiparticle的结果完全违背,审稿人不认同我的结果。文章放在arXiv之后,几天后却收到Poincare亲自发来邮件说他对实验结果极其感兴趣,同时还收到剑桥大学实验小组来信询问是否有做后续实验等。

答辩非常顺利,答辩委员会一致推荐我继续博后把该课题做下去。Maxwell正在帮我一起回复审稿人意见。下一步准备申请博后或是回国。

许久没有联系您了,没有做出漂亮工作实在无颜见江东父老。

代问嫂子、孩子好!

学生Levi

(以上来自刘全慧科学网博客)

▎导师放羊现象在国内也非常常见

在学术圈,很多研究生的培养也属于“完全放羊”,让遇到这类导师的研究生们苦不堪言,翻翻网上的提问,许多关于这方面的求助问题也不少。

“我报考的导师什么都不管我,我都快毕业了,她甚至不知道我在做什么,我问她问题还爱搭不理。”“考博之前对导师了解不深,进来了才知道,导师已经退休,10年间没再发过文章。导师人很好,可是从来不过问我们的学习,对我们没有任何要求,相比其他同学导师有项目,有实验,我什么也没有。”“最近就要开题了,跟他说了想写的题目和思路,只回复我:文献是不是多读读再来跟我讨论,之后再跟他说话他就不搭理了。我该怎么办呢?好绝望的感觉。”这些负面吐槽在网上一抓一大把。

出现放养的现象是多方面的,其中导师的科研工作繁忙是个重要因素。

科研工作繁忙,高校形式过多在中国,学术工作节奏很快。除了忙于社交、申请课题经费外,身上需要去“跑”的报表,还经常做各种工业界的项目。当然,每当有节假日时,更是忙得不可开交。2018年,杭州市曾经做过“校长教师专业外负担在线问卷调查”。调查显示,近80%的校长与教师均认为自己疲于应付其他部门摊派到学校各类活动任务及各项考核评比。

此外,近年来研究生大幅度扩招,但是相应的师资缺没有跟上,导致导师高负荷带领研究生级别越高,带的学生越多。一个导师带的学生太多,不可能对学生给予细致入微的指导,精力也显然不够。

▎“研究生放养”如何解决?

针对这一问题,对学校层面来说,需要简化行政事务,减轻教师负担明确教师定位,剔除非必要的教学任务和社会事务,简化课题申请流程,争取“一表通过”,让教师在写不完的新的体会、看不完的活动、填不完的表格中解放出来,让教师有更多的时间可以投入教学工作与育人工作。

有数据显示,由于考研热,近几年我国研究生数量急剧攀升,每年招生量多达80多万。但尴尬的是,研究生数量的扩张,并未与学校师资队伍建设同步,与学校长远发展规划协调。

在此现象下,扩大师资力量,规划每位导师带领研究生数量等措施显得极为重要与迫切,研究生教育属于精英教育,如果师资力量跟不上学生增长数量趋势,师资缺口只会越来越大。

此外,研究生应学会独立,努力提升自我个人自主学习能力,其实在研究生生涯中占据着极为重要的位置,研究生阶段应当更加注重学生的自学能力,在研究生学术生涯中,导师不是你学术生涯中最关键的一环,导师在整个过程,更多的是充当一个指导的角色,你的个人目标、决心与努力才是关键点。

(来源:刘全慧科学网博客、AEIC学术交流中心等)


上一篇:三湘都市报评论:论文要“挤水分”,更要多生产“干货”
下一篇:读名校和上普通高校,10年后差距有多大?